Spanish Poetry in Chinese Translation

3 Poems from Empire of Dreams by Giannina Braschi

Translation by Dakin Zhang

这个尖叫的疯女人就是诗。一切似乎都是诗。疯子向上呆视。一切似乎都是疯痴。疯子无惧月亮,无惧火。肌肤的焚斑就是诗。疯子的伤口是诗。女巫的罪过就是诗。魔术知道如何寻找诗。这颗星在疯女人发现之前不是诗。发现星中的火。发现沙夹带的水。既不是诗歌也不是韵文。盐适合鱼,盐适合死亡,死亡中找不到这首诗。记住吧,但别写下。爱她的恶魔,做她的拉撒路,但别把她叫醒。猫堆里的梦游者,狗群中的窃贼,女人堆中的男人,男人群中的女人,亵渎了宗教,厌倦了诗。切断诗的声音,让她找不到你,藏起来。忽略她,不理她,遗弃她。别碰她的伤口,她会藐视你。退回去,藐视这首诗。发展不需要她,与她保持一定距离。让她去自负。再笑她写得苍白无力。揶揄她的梦想,拍打她的眼。跪下求她宽恕。从她肚里抽取诗句。睡在她身边,但不要挪开你的眼。倾听她对你的梦呓。感谢她,当看到她拼写地狱的名字。与她一起下地狱,攀爬她的大街,燃烧在她的历史里。不要名称,不要过去。火山爆发冲向这首诗。我无能为力只有将她摔向一块岩石,我无能为力只有将她拥在怀里。我无能为力只有轻蔑她的梦幻,她也无能为力只有向我敞开这首诗,就开一条缝,一条无声的缝隙,没有守卫或少女,只用一只家禽和一只猫头鹰来保持距离,保持安静,露出赤脚。而她也无能为力只有撞向岩石,风也无能为力只有吹散她的头发,时间也无能为力只有让她的时刻永恒。城堡里已见不到诗,她在活动门后消失,随着焚化她的火一起消失,并溶解于水里。

 

 

一个羊倌站起来在帝国大厦顶层又唱又跳。这是何等壮举。纽约市已遭许多羊倌入侵。工作已经停顿只有唱歌跳舞。而报纸——《纽约时报》,在要闻位置,和《每日新闻》——都在高呼:纽约,纽约,纽约。快来听,听广播,和电视,听喇叭。快来听。笨伯已经死亡,还有小锡兵。羊倌入侵纽约。他们征服了纽约。他们殖民了纽约。纽约最昂贵餐厅的今日特价就是金橡子。它是鸡蛋。它是苹果。它是鸟。鱼。旋律。诗。还有警句。现在只有歌。现在只有舞。现在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想干什么干什么。想他妈干什么干什么。

 

 

我爱打嗝我爱打喷嚏我爱眨眼我爱打呃我爱贪吃。我爱毛发。我爱熊。对我,这是圆。对我,这是世界。圆是幸福的脸。圆是日头正午。月最美之时是月圆之时。性是圆。心也是。手是圆。嘴也是。喷嚏是圆。嗝也是。麦克佩斯夫人的乳汁也是圆。我本希望像她一样当个坏蛋。我是好人。我是羊倌。我是性。我是嗝。我是喷嚏。也是咳嗽。嘶哑。嘶哑。嘶哑。我是响雷。我是声音。我是淫猥。淫猥。淫猥。我纯洁像乳头或乳汁。我是水,海,鱼,或蝌蚪。我是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